世爵>收藏·鉴宝>一品一鉴一品一鉴

雍正御制瓷器:悦目清心 恬淡怡情

2018年05月23日 16:49 | 来源:雅昌艺术网
分享到: 

雍正皇帝,清代入关后的第三代君主,爱新觉罗胤禛,康熙皇帝的第四子,为君十三年,在他经历了残酷的夺嫡之争,以“惟以一人治天下,岂为天下奉一人”为座右铭,刻“为君难”印以自警。他自言“朕自朝至夕,凝坐殿室,批览各处章奏,目不停视,手不停批,训谕诸臣,日不下数千言。” 为避免奢靡怠政,十余年不出京师。在如此高度紧张的帝王生涯中,赏玩瓷器成为雍正帝为数不多的消遣畅怀的途径。

在这短暂的雍正皇帝治国理政的十三年里,在其苛求尽善尽美的理念下,以“内廷恭造之式”为衡量艺术品的基本标准,以“文雅”“精细”鉴赏水平的亲自督导之下,在督陶官唐英亲力亲为的努力下,创下了自清以来最为世人称道的品味高雅的雍正御瓷。

恬淡闲适的藩邸生活,造就了雍正皇帝的审美情趣。胤禛45岁登基,是清代帝王中即位年龄最长者。也正因此,他较之其他幼年登基的皇帝在继位之前有更多的闲暇时间陶冶性情,培养爱好。“生平耽静僻,每爱住深山,百卉从荣谢,双丸任往还。朝廷容懒嫚,天地许清闲,睡起三竿日,仙踪似可攀。”从《雍邸集》中《山居自怡》的一首诗,可以看出雍正皇帝在亲王时,流露出爱好安静,生活悠然的情形。“闭门一日隔尘嚣,深许渊明懒折腰。”一语道出亲王时期的雍正是一个超然物外,乐天知命的形象。从授意《胤禛行乐图》的创作,显示出雍正皇帝喜欢吟诗弄月、读书赏花、抚琴品茗、练习书法、赏玩瓷器,这些都是他闲居生活的主要精神寄托。

▲ 北京故宫博物院藏品 胤禛朗吟阁图像

胤禛雅好临池,以翰墨自娱,除此以外,早在为皇子时,雍正帝胤禛就对瓷器表现出了浓厚的兴趣。在北京故宫博物院的清宫旧藏中,有署“朗吟阁制”者数件,如清雍正白釉僧帽壶。从出版物中此件僧帽壶的词条得知,“‘朗吟阁’是雍正帝登基前为雍亲王时在圆明园居邸的斋名,署此款的器物均做工精细”,同款识者,亦可见暂得楼捐赠香港中文大学文物馆天青釉小天球瓶。由此可见,雍正帝早在皇子时期就已开始在景德镇定烧瓷器,并且对于所烧之物的品质就有很高的要求。特别是,在清宫旧藏中甚至有一套六枚雍亲王瓷质印章(组玺)。章六方,皆青花瓷质,上半部镂雕云龙,其中一方印文“御赐朗吟阁宝”,从印文“御赐”二字可知此阁为康熙帝所赐名。瓷质印章由于烧造的难度较大,因之很少使用。据史料记载,康熙时期曾烧制过一组玺印,现已佚失,而这组雍正玺印得以保存,弥足珍贵。由此可推断,雍正皇帝对瓷器的兴趣和关注早有渊源,对于瓷器生产和制作环节提出细致入微的的要求,正是藩邸时形成的兴趣和爱好的延续。而这种延续在雍正称帝后,得到了淋漓尽致的发挥。

雍正皇帝饱读诗书,涉猎广博,喜读典籍,曾将古人寄兴萧闲,寓怀超脱的佳章好句选编成《悦心集》,而所选之作基本为“令人心旷神怡,天机畅适”具有悦心之功效的篇章、格言,邵雍有“只恐身闲心未闲,心闲何必住云山”。雍正皇帝云“世间何处觅清闲,只在朝堂城市间”。这正是雍正皇帝所追求的审美意境,此文集中又以宋人条目最多,显示出雍正皇帝仰慕宋人的理想、意趣、人生态度和生活方式。这些都潜移默化地影响了他对宫廷所藏艺术品的鉴赏,雍正皇帝对代表宋代含蓄而优美、色调单纯的宋代瓷器最为倾心,这也正是他从宋人的文化中汲取了精神营养,从宋瓷的制作中吸取了具体元素,而促成了雍正皇帝文雅精细的审美标准。是次,专场中就有多件单色釉作品呈现。

Lot 2604 清雍正 仿哥釉六方贯耳瓶

“大清雍正年制”六字三行篆书款,雍正本朝 高:47cm

清雍正仿哥釉六方贯耳瓶(Lot 2604)即为一例慕古仿宋之作。入清以后,雍正皇帝胤禛对宋代五大名窑情有独钟,仿哥釉成为当时一个重要品种,在其在位的十三年中取得了长足的发展。成书于雍正十三年的《陶成纪事碑》中,排在第二的即是“一仿铁骨哥釉,有米色、粉青二种(耿宝昌先生按:即仿哥釉)”。从传世品看,米色仿哥为米黄色大开片内嵌套黑色小开片,粉青则为仅开细密的黑色片纹。本器属于后者。贯耳六方瓶为清代官窑典型陈设器,清宫旧称为“双管六方瓶”,最早见于雍正御窑,其制作工艺复杂,不可直接拉坯成型,故成型极为不易。整器釉色幽隽淡恬,温润似玉,内蕴光华,开片有致,颇具旧迹,宋人崇尚一色纯净之美学理念在此器中得以完美展现。

Lot 2606 清雍正 珐琅彩万花锦纹碗

“雍正年制”四字二行楷书款,雍正本朝 直径:10.2cm

宋瓷的含蓄内敛,为雍正皇帝倾心,而唐代雍容高贵、富丽华美的艺术格调亦极具皇家气派,同样为雍正皇帝喜爱。本次专场中的清雍正珐琅彩万花锦纹碗(Lot 2606)即为典范。

在康熙朝珐琅彩的基础上,雍正时期珐琅彩瓷器无论在彩料上,还是装饰技法上都取得了长足进步,形成了秀雅清丽,超凡脱俗的艺术风格。本品瓷胎洁白莹润如冰似玉,外壁满绘四时百花图案,于中心位置绘大朵的牡丹、荷花,周围簇拥小朵的玉兰、绣球、石榴、芙蓉、菊花、桂花等四季花卉,花叶满密覆盖全器。底落“雍正年制”四字蓝料楷书款。此类图案旧称“百花锦”,又名“百花不露地”“万花堆”“万花锦”“锦上添花”等,寓意百花献瑞,盛世长春。本品是除了北京故宫博物院藏有同款识珐琅彩百花纹碗一件以外, 目前市场流通中所见的第三件, 殊为难得。

Lot 2608 清雍正 珊瑚红地洋彩九秋同庆花卉纹碗

“雍正御制”四字二行楷书款,雍正本朝 直径:13cm;直径:13.2cm

瓷胎珐琅彩器与洋彩器的盛行,清宫西洋风的流行,与皇帝的兴趣爱好有着密切联系。从传世制品看,有一类雍正洋彩器,无论是装饰风格还是造型、纹样皆为承袭康熙器而来。本次便征集到一对清雍正珊瑚红地洋彩九秋同庆花卉纹碗(lot 2608)器型端庄秀巧,外壁通体以珊瑚红为地,上以各色彩绘牡丹、秋葵、菊花、兰花、罂粟花、秋海棠、山茶、芍药、栀子花等九种秋天盛开的花卉,並以绿、墨色绘枝叶、叶脉,斑斓绚丽,寓意“九秋同庆”,至为吉祥。器底落“雍正御制”青花楷书双方框款。相同品种以“康熙御制”年款者为多,“雍正御制”款识者较为少见,且成对释出,极为不易。

▲ 胤禛行乐图 喇嘛装

雍正皇帝除从小熟读汉人儒家经典以外,也喜读释佛法,主张儒、佛、道三教并重,以佛治心,以道治身,以儒治世的统治思想。他自号破尘居士,常在宫中举办法会,亲自说法,造诣颇深。《活计档》中多次提及雍正时期命工匠作金累丝八宝、五供等,如曾在《雍正—清世宗文物大展》中展出的清雍正金累丝嵌宝石八吉祥供具。而在御窑瓷器的烧造中,亦可觅此类纹样的芳踪,有如专场中清雍正斗彩莲托五珍宝卧足小杯(Lot 2602)。本品纹样、造型均取自成化斗彩器,雍正皇帝颇具幕古之情,成化时期的斗彩佳作必为其所爱,于《清档》中多次留下了以大内所藏器物下发景德镇御器厂进行仿烧的记录,本品即为一例。此杯造型端正,内壁素白,外壁以青花勾勒,填饰红、黄、绿等各色,莲托五珍宝,清丽悦目,生气盎然。

Lot 2602 清雍正 斗彩莲托五珍宝卧足小杯

“大清雍正年制”六字二行楷书款,雍正本朝 直径:7.4cm

如果说清朝二百六十八年的统治,是颇具才干的康熙皇帝奠定的,那么使景德镇御窑厂逐渐走向顶峰,可以说是由胤禛称帝之时开始,雍正皇帝不仅将御窑厂交由自己非常信任的怡亲王允祥管理,自己还直接参与对瓷器样式、釉色、花纹、大小等具体意见的表达。特别是,从雍正六年(1728)秋内务府员外郎唐英到景德镇督陶、监造瓷器以后,可以说,真正使雍乾两朝的御窑瓷器走向了巅峰。在唐英督陶期间,其中又以仿古器为大宗。

Lot 2605 清雍正 蓝釉堆白鱼藻纹盉式盖碗一对

“大清雍正年制”六字三行楷书款,雍正本朝 直径:17.5cm

专场中一对清雍正蓝釉堆白鱼藻纹盉式盖碗(Lot 2605)可谓幕古与创新的结合。其器形、纹饰源于宣德官窑,惟迄今所见宣德盖碗仅有青花、青花矾红二类,蓝地留白品种则惟有碗、盘传世,将二者合而为一,或即出现于雍正时期,由于工艺繁复,碗、盖同时保存难度较大,一向被视为清代瓷器的名贵品种。盖碗造型独特,因盖、碗相合,亦称“合碗”或“盉碗”,宣德时期盖钮较平,雍正时创新为天鸡钮,以方便握持。蓝地留白纹饰则是元代景德镇新创的装饰技法,宣德时期加以发展,遂成一代名品,本品则为技艺传承之证。碗外壁及盖面以蓝釉为地,施沥粉、堆白技法饰鱼藻纹,鲭、鲌、鲤、鳜四鱼穿梭游动于荷塘之内,隙地点缀浮萍,鱼身、荷花、荷叶以阴线刻画细节。蓝白二色对比强烈,颇具宣德时期遗风。特别是本品成对出现,曾于1995年于嘉德释出,可谓再续“嘉”缘。

▲ 雍正皇帝在河南巡抚田文镜奏折上所写朱批

雍正皇帝,这位在历史上饱受争议的一代帝王,无论世人对他的印象是刻薄寡恩、生性多疑,亦或勤于理政,勇于创新。但对他在艺术方面的品位和成就,却得到了后世的一致称赞。在艺术创作上,他追求精致典雅,宫廷气质,“往秀气里收拾”、“往薄里磨做”、“往细处收拾”。皇权、雅趣、仿古、创新并兼具东西异趣是此时皇家宫廷御用之器的特征,可以说,雍正皇帝的审美情趣为清代艺术品的历史上增添了最为光彩夺目的一页,雍正御瓷也堪称清代以来最为文雅精细的艺术风格,是次专场,甄选十二件雍正官窑御瓷,与君共赏,以窥雍正御瓷一斑。

娱乐平台嘉德2018春拍精品展


编辑:杨岚

关键词:雍正 雍正皇帝 瓷器

更多

更多